主页 > 原创 >
{start}2059967{end}

巨头之痛:对话谷歌和Alphabet双料CEO皮查伊

时间:2020年02月18日 03:22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CHRISTIE HEMM KLOK FOR FORTUNE图片来源:PHOTOGRAPH BY CHRISTIE HEMM KLOK FOR FORTUNE

  来源:财富中文网

  掌管广告业务4年后,桑达尔·皮查伊接替谷歌创始人,成为Alphabet公司的新老板。

  2019年12月3日,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宣布退位,47岁的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正式成为谷歌和Alphabet的双料CEO。《财富》记者与皮查伊在加州山景城的谷歌总部畅谈,这是他新上任以来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在采访过程中,皮查伊分享了自己走上谷歌的权力巅峰的历程、肩负的管理重任,以及经营这样一家庞大的、不再年轻的科技公司的苦与乐。以下采访稿有删节。

  对新老板的期待

  皮查伊:我和两位创始人聊过好几次。2018年,也就是谷歌成立20周年的时候,那是我第一次认为他们应该讨论长远的问题。特别是到了9月份,也就是公司成立21周年时,公司相当于迎来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在这种背景下,他们确实跟我谈到了这件事,他们说公司21岁了,就像一个准备独立生活的孩子。而且他们也确实想尝试一下顾问和创始人这样不同的角色。

  《财富》:Alphabet是在2015年成立的,你也是在2015年当上谷歌的CEO的。现在你同时管理这两家公司,这种安排合理吗?Alphabet对你来说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我认为肯定是必要的。这让我们不必用同一支管理团队来管理很多不同的独立领域。有些时候,我们对这些领域的管理方式是非常不同的。它们是不同的业务,发展方向也是不同的。Alphabet使我们可以采用不同的管理结构来开展其他领域的业务。比方说,我们有一套非常成功的风险型投资和增长型投资组合?,这使我们可以与几百家公司开展合作。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以一家投资公司的纪律和严谨来管理他们。另外我还认为,有了自动驾驶和光纤宽带等“其他赌注”?,我们已经处在了一个新的阶段,也就是说在着眼长远目标的同时,还可以施加一些纪律约束,确保他们稳健发展。

  Alphabet的结构让我们可以将其中一些项目打造成独立的公司,并且通过外部投资者进行融资。以谷歌的生命科学部门Verily?为例,我们就有银湖资本和淡马锡这样的重量级投资人,而且我们还有一个董事会,所以这个部门是一个功能完善的公司。

  一个技术型管理者

  刚刚你谈到了投资纪律的问题。Alphabet旗下非谷歌业务的部分在2019年亏损了近40亿美元。现在你成了Alphabet的负责人,你会进一步强化Alphabet的投资纪律吗?

  问题在于你如何评估你创建的某个实体的价值,以及你的其他合作伙伴和利益相关方又是如何评估他们的。我们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走了。不过你会发现,我会更加重视和强调投资纪律4。

  你会为更多的Alphabet旗下实体寻找外部投资者吗?

  据我们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属于“其他赌注”的公司都会遵循类似的过程5。

  有一点我很感兴趣,你是学材料科学的。你为什么选择走管理路线,而不是技术路线呢?

  我在工程部门工作了很长时间。我是一名半导体工程师,早期我曾经参与构建过1GB的DRAM芯片6。不过随着互联网的出现,我意识到互联网将对我们所做的一切产生深远的影响。我看到了这种转变,而且希望更直接地参与互联网的发展。

  你在谷歌最出名的业绩是领导了Chrome浏览器的开发。它为什么特别重要?

  当时,互联网的重点正从内容向应用程序转变。2014年推出的Flickr、谷歌地图和Gmail都代表了这种令人兴奋的转变。同时我们意识到,浏览器实际上是一个平台,是互联网的一个现代化的操作系统。

  我们大约在2005年左右开始研发Chrome浏览器,等到它真正站稳脚跟,已经是2011年或2012年前后了。这些东西是需要时间的,创新就是这样的。

  规模化管理

  谷歌的体量比你刚刚加入它的时候大了很多。作为管理者,你怎样看待这种“大”?

  首先,大体量有很多优势。它使我们可以看得更长远,能坚持以用户为中心开展各种项目,哪怕它们的短期价值并不明显。比如说,我们从很早就开始投资人工智能。在我接任CEO后,我做出的一个重大转变就是在产品构建上真正实施了“人工智能优先”战略。很多年前,我们可能要花几千万美元构建特定的人工智能用途芯片,那时我们还不清楚它能用来做什么,但是谷歌的体量使我们有能力对这些趋势下赌注。大体量当然也会带来一些挑战,尤其是执行上的问题。

  不过你经常能发现,在企业规模较小的时候,他们的很多决策往往像赌命。等到企业的发展上了规模,他们的决策就会趋于保守。那么,作为一家公司,在追求成功的同时,你怎样确保自己的野心,确保你愿意承担风险,愿意试错,愿意容忍失败呢?

  管理一家大公司对于CEO本人来说肯定也是一个挑战。有多少人向你直接报告工作?

  大约16个人。

  你有打算设置首席运营官的职位吗?

  我们拥有一些杰出的业务负责人,他们对自己的业务拥有充分的管理权,我们也有世界级的职能部门领导。企业管理是一项团队运动,如果你想打造像谷歌Pixel7手机的那种出色的“助手”体验,就需要很多不同的团队合力才能实现。我们的业务负责人也是很有能力的,比如负责云业务的托马斯·库里安8,他自己就可以做云业务的决定,而且我和他的合作也很密切。

  也就是说,目前你并不急着在你和这16个人中间再添加一个人。

  我们目前的架构效果就很好。

  谈谈谷歌著名的企业文化吧。去年,你突然更改了谷歌著名的TGIF全员大会传统。为什么?

  我们还会继续举办TGIF大会的,而且我们也会尝试做一些改变。大多数员工从外部被招进谷歌时,不管他们是什么级别,都会被公司内部的透明度所震撼。这些都是公司所珍视的传统,只是当公司员工超过10万人的时候,执行起来会更有挑战。

  但是你当时明确表示,TGIF大会存在泄密问题,这意味着有些员工不再值得信任了。

  现在这种规模开好TGIF大会肯定困难得多,不分场合的透明也不值得提倡。当你有1000人的时候,大家都明白公司的决策是什么。而当你有10万人的时候,这种集中的形式就不一定总是管用。这就是微妙之处,也是我们下一步要继续发展和改进的地方。不过公司一定会解决这个问题。

  你是否认为谷歌的员工被赋予了太多权力?

  不是的。我感到很幸运,因为公司的员工都很重视他们的工作,以及这些工作所带来的影响。

  你认为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

  我认为,作为一家大体量的公司,你最大的挑战可能来自内部,比如说你的执行出了问题,你的关注点出了错,或者你被其他事情分了心。如果你过于关注竞争对手的情况,你就会开始追赶别人,按别人擅长的游戏规则玩,而放弃了自己真正擅长的东西。

  你有没有考虑过,监管机构以反垄断为由要求拆分Alphabet的情况?

  以我们这个体量,我们已经意识到会有反垄断的审查压力。对这个问题,我们保持了建设性的参与,而且也虚心接受反馈,虽然有时我们可能并不认同它。但显然我们理解监管机构的角色。

  你怎样才能说服怀疑论者,让他们相信,可以把用户数据放心地交给谷歌?

  如今,我们为用户提供了许多最重要的服务,每天用户们都会在谷歌上搜索一些重要问题。我们一向致力于加强隐私保护,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在搜集更少用户信息的条件下,给用户带来更多利益。这也是我们目前的努力方向。

  你对云计算的重视,似乎等于明确承认是你们的竞争对手。

  我们是一家原生云公司。作为一家公司,我们运营的服务有很多,每项服务的用户数都在10亿左右。另外,我们做云计算的时间也不亚于其他任何公司。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我们之所以做云服务,是因为我们发自内心地认为,我们的技术可以提供一些差异化的东西,而且我们的能力是世界级的。我们显然也是有竞争对手的,但你做事情的原因是为了满足客户的需要,你必须以客户需要为出发点,这才是你真正的前进方向。

  趁还有一点时间,你可以看见我手腕上的Fitbit手环,但我没看见你身上有类似的东西。

  我对自己的穿着是很谨慎的,因为我们总是在测试各种东西,而且我也从来不知道某个产品有没有发布。不过想到我们能利用科技改善千百万人的健康状况,我们还是很兴奋的。

  最后一件事,上个月你获得了一次重大升职,对于你的财富,你和你妻子有什么计划吗?

  我一直认为,我能获得今天的地位离不开社会的帮助,所以我们很想回馈社会。我一直想通过我的努力工作,通过我们打造的产品,对社会产生良性影响。当我退居二线的时候,我同样也会回馈社会。

  注释

  1)Alphabet是如何投资的:Alphabet有一个叫做Capital G的内部私募基金,主要对增长型公司进行投资。另外它还有一家叫GV(前身为Google Ventures)的风投公司,主要做小规模投资。

  2)“其他赌注”指核心以外的业务。谷歌创立Alphabet时,它将Waymo无人驾驶汽车、谷歌光纤宽带等业务划入“其他赌注”。

  3)Verily生命科技是谷歌的一个医学研究部门,它从事的项目包括血糖检测隐形眼镜和机器人手术设备等。

  4)新CEO将减少投资?年初以来,Alphabet股票出现大涨,原因是人们普遍认为,皮查伊不会像佩奇和布林那样钟情于“其他赌注”。本文很可能会助长这种看法。

  5)新资金可能很快就到。目前,Alphabet只有Verily和Loon两个项目吸引了外部投资者。Alphabet还有8家其他非投资实体很可能会受到新资本的青睐。

  6)加入谷歌之前的人生。皮查伊在斯坦福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后,曾在芯片设备制造商公司(Applied Materials)工作过。后来他在麦肯锡也工作了一段时间,并在2004年加盟谷歌前,拿到了沃顿商学院的MBA。

  7)谷歌助手。谷歌助手是谷歌面对亚马逊的Alexa给出的答案。该服务内置于谷歌Pixel系列手机以及其他一些设备中。谷歌称该服务已拥有5亿用户。

  8)招来强援。去年加盟谷歌的库里安曾任公司高管,他已经被公司任命为董事会成员,并被赋予了充分资源,以便与和亚马逊开展竞争。

热门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