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原创 >
{start}1284498{end}

土耳其疯了?炮击美、法两大盟友,“误击”还是

时间:2020年02月27日 09:40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距离土耳其开始对叙利亚北部实施军事行动已经过去一周多,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土耳其军队的炮弹不仅打向了库尔德武装,还打向了同为北约成员国的美国和法国。


土耳其T-155自行火炮展开炮击,T-155是韩国K-2自行火炮的土耳其版。

当地时间11日夜间,一座位于叙土边境城镇科巴尼附近山丘上的美军哨所遭到土耳其炮兵轰击,据称弹着点距离哨所仅300米。

虽然炮击并没有造成美军人员伤亡,但还是逼迫哨所驻军暂时撤离阵地,直到第二天白天确认没有危险后才得以返回,不过美军并没有对土耳其方面进行还击。


据称当时哨所内驻扎有15到100名美军特种部队。图为位于弹着点几百米开外的美军哨所。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据外媒报道,12日土耳其炮兵又炮击了法国陆军位于科尼巴附近的军事基地,当时基地里尚有千余名法国军事人员,他们在炮击中可能遭受了损失。

法国人似乎并没有像美国同行那样忍气吞声了事,而是用“凯撒”155毫米车载炮回击,也有一说是用大口径迫击炮反击,据称“双方短暂交火,但十分激烈”。目前还不清楚双方在炮击中的具体伤亡情况。


外媒对法军遭受土军炮击的报道,不过配图本身应该是此前法军炮击伊拉克摩苏尔时的照片。

用大口径重炮向自己的盟友开火,这可是足以登上报纸头版头条的爆炸性新闻。最先遭到炮击的美军,在事后迅速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己方在叙利亚北部的基地遭到了土耳其火炮袭击。


美国国防部对炮击事件的通告。

而土耳其国防部也立即发表声明,称当天土耳其哨所遭到了“恐怖分子”的袭击,所以对他们可能藏身的位置进行了还击,是出于自卫目的并不针对美军,并且“在接到美军的消息后就立即停止了炮击。”

不过事情似乎并不仅仅是“误击”这么简单。

据外媒报道称,有美军知情人士表示,土耳其炮兵对美军哨所的轰击并不是杂乱无章的,而是向基地两侧分别发射了多枚155毫米榴弹,而这种“包围”式射击一般都具有一定的威慑含义。


土耳其炮兵开火。

而且同为北约盟国,美军对土耳其炮兵的作战模式也比较熟悉。美军早在战前就将自身基地的网格坐标信息传送给土耳其部队,按理来说土耳其炮兵应该已经将美军基地明确地排除在射击地点之外。炮兵在射击之前必须要遵守非常严格的检查程序,以防止最终弹着点落在友军阵地或者附近区域造成误伤。

而且美军哨所地处马什特努尔山丘,是该地区的制高点,位置比较明显。土方在进攻前进行了周密的准备,不应该不知道这座哨所的具体位置。所以很让外界怀疑是土耳其意图将美军彻底赶出“安全区”范围而进行的威慑式炮击。

当然也不能排除土耳其炮兵确实“误击”了美军哨所,毕竟从北约多年联合训练的情况来看,土耳其炮兵的战术水平也值得怀疑。


正在边境集结的土耳其装甲部队。

至于法军被土军炮击,则可能另有原因。

法国政府一直保持对叙利亚局势的高度关注,并派军进驻叙利亚北部联合打击恐怖组织,曾和当地库尔德人武装有深入的合作。2018年年底美国宣布将从叙利亚逐步撤军后,当时还在乍得访问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特别讲话,称对美军的撤军行为表示遗憾,相当于不指名批评了美国政府。

现在美军撤军已成定局,而对于法国而言,撤军造成的短暂空档给了它一个绝好的机会,可以取代美国重新成为叙利亚局势当中一个重要的角色。


叙利亚在历史上曾长时间为法国殖民地,直到二战爆发法国战败后才将军队撤出,但同时也给叙利亚及周边国家遗留下了尖锐的社会和政治问题,成为当今中东局势混乱的一大诱因。图为法国元帅古劳德视察驻叙利亚法军。

首先,2011年叙利亚局势骤变后,恐怖主义和难民潮涌向欧洲,法国在难民问题和反恐问题上也承受了巨大的国内压力,自然对消灭恐怖主义大本营及其残余势力倍感紧迫。现在土叙边境战事再起并呈扩大化趋势,这势必将产生大量新难民,当地恐怖主义也有死灰复燃的可能,这对法国而言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今年一月表示:“法国将继续保持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军事存在,消灭伊斯兰国的任务还没有结束。

其次,法国在叙利亚依靠库尔德武装打击恐怖主义的同时,也将其作为牵制叙利亚政府的重要力量。马克龙在今年3月特意会见了“叙利亚民主力量”代表,在赞赏他们对抗恐怖主义的同时,也承诺将派更多法军予以支援。现在土耳其要对库尔德人动手,法国政府自然不愿意听之任之,在劝土耳其收手的同时还掐断了对土耳其的军火供应。

据法国媒体消息,法国和德国于12日宣布暂停向土耳其输出军火,以防止这些武器“被用于进攻”。法德是土耳其军火的重要来源,2017年德国向土耳其出口价值约2.43亿欧元军火,接近德国本年度出口军火总额的三分之一。在今年一至四月间,德国又向土耳其出口1.84亿欧元军火,土耳其已经成为德国军火的最大海外买主之一。


德国出口给土耳其的300多辆“豹2”主战坦克大多还停留在A4构型,整体防护力较弱,再加上土耳其陆军的步坦协同效率不高,导致这种号称“防护性能优良”的主战坦克被频频击毁。

而法国也在2018年向土耳其出口了4.5亿欧元军火。法国政府敢于放弃进一步军火贸易所赚取的利益,也从侧面反映了其试图掌握叙利亚局势的强烈意愿。

最后,法国国内当下还面临着严重的政治和社会问题,法国政府在尽力解决国内问题的同时也将政治力量投向了叙利亚,以便转移国内反对派的注意力。

法国出兵并协助库尔德人武装,必将与土耳其产生难以和解的矛盾,而且法军并不具备美军的强大军事实力,很难对土耳其形成威慑,也没有足够的政治力量来平衡地区局势。这也意味着之前潜藏在土美矛盾之下的土法矛盾将会很快浮出水面并急剧加速。

10月17日,美国副总统彭斯赴安卡拉与土总统埃尔多安会谈,土方在会后宣布愿意停战120小时,并称如果库尔德武装在停战时间内主动撤出“安全区”,土耳其就永久终止“和平之泉”行动,与此同时美国也会取消对土经济制裁。


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美国虽然将军事力量撤出了叙利亚,但依旧扮演着隔岸“操盘手”的角色。至于叙利亚局势的另一大影响因素俄罗斯则承诺不会“扩大叙利亚战事”,保持着“隔岸观火”的姿态。

对于“被炮击”一事,法国官方在截稿前还未做出明确表态,可以预见不论法国在“后美军时代”的叙利亚将扮演什么角色,影响局势最终走向的恐怕还是美俄。

本文来源:网易谈兵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热门文章 更多>>